2014年度最惊人的十大发现

By -
        想看更多精彩TOP10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top10_ph,直接扫右边二维码即可→→→→

从冰岛发现巨型海蛇到可能存有纳粹核武器的秘密核掩体,如下这些图片盘点了2014年十大最为惊人的科学发现,下面十大排行网(Top10.ph)带小伙伴们一起去看下。

10 亚马逊丛林空地上的“长房子”

10

这张高分辨率的卫星图像为我们了解与世隔绝的部落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机会——他们生活在亚马逊雨林中的偏远村落,以狩猎为生。从卫星图像上可以看到亚马逊丛林空地上的“长房子”。其间的许多部落与现代世界几乎没有任何联系。丛林中存在着几十个这样的部落,他们都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但直到现在,他们的活动很大程度上还是一个谜。

9 新型电池手机充电只需要30秒钟

9

一项新的电池技术终结了每晚在床头柜上为智能手机充电的时代——因为该新技术电池从空到满,为手机充电只需要30秒钟。这种新的电池是由运用了纳米技术的人工分子制造而成的。制造商StoreDot声称这种电池吸收电量就像高密度的海绵一样。这家特拉维夫公司是由罗曼·阿布拉莫维奇出资支持的,目前其已推出了一个全天电量仅需半分钟即可充满的样本。

8 冰岛发现巨型海蛇

8

冰岛政府裁定,在病毒视频中出现的海蛇是真实的,并向其发现者支付了报酬。从这个怪异的视频中可以看到,一条巨大的鳞状生物正在湖水中穿梭。视频中出现的这头巨型生物与冰岛东部埃伊尔斯塔济附近,拉加尔弗流特湖的民间传说十分吻合,该传说称曾有一只水下怪兽曾出现及吃了人。自14世纪以来,这个名为Lagarfljótsormurinn的巨型怪兽便一直是当地民间传说的主题。该巨蛇的出现预示着灾难的降临。

7 莱斯特停车场发现了国王理查三世的尸骨

7

2013年在莱斯特停车场发现了国王理查三世的尸骨——但在2014年我们迎来了另一个惊天的发现,即科学家发现皇室族谱上的一些人可能是非法的。换句话说,现在女王的王位并不像大众认为的那么铁板钉钉。“无论我们以何种方式都可以表面陛下不应该在宝座上,”莱斯特大学的教授凯文·舒尔说。但某些时刻,虚假的亲子事件往往产生了重要的历史意义。

6 巨石阵并不孤独

6

巨石阵并不是矗立在空地上的一座孤独的纪念碑,研究人员发现,在索尔斯堡平原巨石阵周围存在着很多教堂,寺庙,古坟及神殿。在约公元3100年前,首座巨石矗立起来以后,这一地区曾繁华过几百年。“这一发现彻底改变了我们对巨石阵的看法,”伯明翰大学的教授文斯.盖夫尼说。“过去我们认为巨石阵是与世隔绝的,而实际上完全不是。”

5 紧凑核聚变反应堆

5

国防公司洛克希德·马丁宣布他们取得了一项可能永远终结能源危机的突破——紧凑核聚变反应堆或将为核反应器产生无限清洁能源铺平道路。该公司称,“为了模仿太阳能及从根本上对其进行控制应用,我们创造了一个磁瓶的概念,即将核反应堆包入其中。该磁瓶能够处理高达上亿度的极高温度。通过这样的反映,我们便可以通过可控的方式来使用我们创造的能源。

4 猛犸象遗体

(法新)(5)日本展出长毛猛犸象遗体

这是从西伯利亚雪堆中发现的一具保存完好的猛犸象遗体,其可能会成为侏罗纪公园式生物复活的关键——即将猛犸象的细胞核植入象的卵子中对其进行克隆。有两个团队-一个在韩国,一个在美国,目前他们正在竞相对已灭绝的珍贵出土生物进行复活,但是很难获得高质量的细胞进行克隆生产。目前,新的样品已接近完成。科学家们将这具古代生物命名为“毛茛”。

3 费斯托斯圆盘

3

费斯托斯圆盘,是1908年于希腊废墟中发现的一块印有象形符号的神秘圆盘,近来这个困扰了考古学家一个多世纪的谜题终于揭开了。费斯托斯圆盘被称为是用未知语言记载的首张米诺斯文明存储盘及印刷术发明之前最古老的印刷文献。克里特岛技术教育研究所的加雷思?欧文斯博士认为费斯托斯圆盘是印于粘土上的呈螺旋状的祈祷文,并声称经过六年的奋斗,其已经翻译了其上90%的符号。

2 哺乳动物卵子受精的瞬间

2

这张令人难以置信的高科技照片有史以来第一次捕捉到了哺乳动物卵子受精的瞬间——受精时卵子会爆发出一簇簇“火花”。研究人员描述该现象时称,他们从未见过这样的情况,“就像是烟火表演一样美丽”——希望这一发现能对不孕治疗有所帮助。这些微小的“火花”实际上是数以十亿计的锌原子,其是通过根植于细胞内部追踪该金属原子的荧光传感器检测到的。卵子内包含有8000个锌囊泡,且每个囊泡中含有约一百万个锌原子——一旦卵子受精,其就会像精心设计好的烟花一般释放。

1 纳粹地下迷宫

1

这里曾进行过一项秘密的核导弹项目,奴隶们曾在此为制作高科技武器而吃力地劳作。该项目是奥地利的一个纪录片团队在一名奥地利物理学家的日记中发现的。这座位于古森河畔,圣格奥尔根镇附近,占地75英亩的地堡曾被称为是“第三帝国最大的秘密武器基地”,发掘者——纪录片制片人安德里亚斯.苏尔寿说。自二战以来一直未找到的数千万战俘可能就是死于这个集中营的隧道当中。